w88最新版本丹尼尔戴刘易斯(为什么丹尼尔·戴·刘易斯息影了)

这很有他的风格:不爱接受采访,不爱宣传电影,涉及私生活的问题更是要炸毛。影迷当然听过很多花边,但他自己想法如何,一直无从得知。

再回头看他一次次令人战栗的变色龙表演,只觉得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才能分裂出这么多面孔。

或许,他真是与魔鬼做了交易,才能一次次变成截然不同的人。而退休,只是他这买卖做累了,是时候,放魔鬼鸽子。

采访、提升曝光率,这对如今的好莱坞明星来说,再正常不过了。但这对于刘易斯来说,始终是种折磨。

一次采访中,他以此作为开场白:“演员不该接受采访。如果你知道他们穿什么颜色的袜子,下次再看他们表演,脑海里就会浮现这个画面。这对你我都没好处。”

大概,采访实在会泄露太多秘密了。若是掌握了刘易斯袜子的颜色,就会知道他演戏的秘诀。

当然坊间还是流传着他演戏的传说:[我的左脚]从开拍,他就一直坐轮椅;[血色将至],保龄球的打斗戏,用真保龄球;[最后一个莫西干人],他独自在荒野六个月,打猎、给猎物剥皮⋯⋯

甚至连挑戏,他也有讲究,仿佛要经过精心计算,与魔鬼讨价还价,确定这买卖合算。

[林肯],2003年第一次找到他时,他拒绝了。演林肯这个角色?太荒唐了。

2009年,史蒂文·斯皮尔伯格再次带着修改过的[林肯]剧本,请他出演。这时,剧本不再如最初那样,关于内战,而是限定在林肯最后四个月的生命中。

刘易斯说:“很有趣,是个好主意——对别人来说。”但这时,他已经被深深迷住了,觉得自己只能接下这个项目。

▲无论是谁看到[林肯]里这张侧脸,都能明白为什么史蒂文·斯皮尔伯格为什么对刘易斯死缠烂打

很少有史料,能够说明林肯具有何种声线。而刘易斯根据众说纷纭的史料,创造出了林肯的声音。他自制了林肯就职演说的录音,寄给老斯,老斯当时就震惊了。

但哪怕电影完成后,他依然说:“我知道我不是林肯,因为不知道他说话的声音。”

他曾在国家剧院表演话剧《哈姆雷特》,却中途离场。流言如此说:他在台上听到了亡父的声音,于是逃跑了。

▲刘易斯小时侯和父亲坐在长椅上吃甜筒的时光,他害怕,大概是想起了一些生命中不再有的甜蜜

1997年,[因爱之名]上映。此后五年,他在大银幕销声匿迹,直到马丁·斯科塞斯拖他到[纽约黑帮],他才复出。

明明说自己“吃了上顿愁下顿”,可该避世,还是避世。必须遇上让自己“不平静”的角色,他才肯接,因为“别无选择”。

但这次,确实是他第一次郑重宣布,退休了。他最后一部作品,将是年底于北美上映的[幽冥端绪]。

最后一次,献给[血色将至]的导演保罗·托马斯·安德森。那部电影,让刘易斯第二次拿到小金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